杨进文介绍

杨进文介绍

“兖州虽不是农业大县,但土地流转面积多达8.6万亩,非常适合推广我们的项目。”e田科技有限公司山东市场推广经理杨进文说。他们推出了名为“靠谱作业”的服务,完全打破地域限制,根据各地麦收的时间差,将收割机资源更有效地配置。

该板块包括种植户端、农机户端、跨区作业线路图三项内容。在种植户端的信息记录中,姜振旭在6月6日发送的作业需求已经沉到信息栏底部。“以往为了联系收割机,提前半个月就得四处张罗,今年既省心又省力。”麦收时节,收割机是香饽饽,

“谁第一个吃螃蟹谁受益。”兖州市农业局科教科副科长乔存金直言,13日上午,他们统计到兖州十多万亩小麦全部提前收割完毕,当日晚上的强暴雨降临,在其他县统计小麦受损面积时,兖州的麦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。

“今年通过‘靠谱作业’,我提前预约到四台当前最强动力的收割机轮番作业。短短3天时间就收完了,一共花了不到17000元。”姜振旭笑着说,三天的收麦季,从收割到运输进粮库没费一点劲不说,更重要的是实实在在剩下了近一万块钱。

杨进文介绍,当前80后、90后成为农民的主力军,他们不同程度面临着不会种的问题,e田科技平台就是打造一个耕、种、管、收、运的一体化网络,让农民轻松种田。目前,他们推出的“靠谱作业”麦收服务平台,在山东、河南等省已注册种植户13万、收割机手超过6万,“互联网+的模式进入农业,将颠覆原本的农业与互联网脱节的弊病,真正实现资源共享。”

除了便捷高效,这种全新的模式为种植户和收割机手都带来了实惠。“我们负责为种植户砍价,每亩小麦的收割价一律为45元。”而收割机的利用率也得到了提升,不少收割机手甚至得到了跨省割麦的机会。

在价格面前种粮户只能被动接受。“之前收一亩麦子50元,前年涨到了60元。”2014年姜振旭花了18万元买了两台收割机。但两台收割机要雇四名司机,每天工资就1200元,再加上每天近1500元的油费和机器保养费用,去年6天的麦收时间他花了2.6万多元。

48岁的关洪昕是兖州兴隆庄镇的一名收割机手,去年他走了不少冤枉路、费了不少劲一共才收割了2000亩麦子,今年通过平台收了近3000亩, “收割机打开就不能停下,不干活也算成本,今年虽然价格降低了十多块钱,但工作量上去了。”

把滴滴打车的模式植入到农业中来,让不少人尝到了甜头。其实在推广滴滴打“机”的过程中,刘洪广也遇到了种粮户不信任的问题。直到今年4月40多人来到e田公司潍坊总部参观后,很多人才放下了戒备。

e田科技能够进入兖州,还得感谢流转800余亩土地的种植大户刘洪广。他原本打算成立公司,帮助农民销售农产品。“但后来接触到一家名叫e田的科技公司,他们倡导将互联网+的思维植入农业,实现农业与互联网无缝对接。”而经过见面后,e田决定将兖州作为全国首个试点。

13日,原本这个时候仍在担心麦收问题的种粮大户姜振旭,此时已经能睡个好觉了。“365亩小麦早在11日就收完了,‘靠谱作业’真是靠谱,今年帮了大忙。”14日下午3点,姜振旭拿出手机打开一个名为“e田科技”的微信公众号。而“靠谱作业”实则为e田科技的一个服务板块。

而至于平台的赢利模式,刘洪广表示他们目前还未实现赢利。将来可能会通过与部分收割机厂家的合作,获得一定的分成。毕竟平台刚刚上线,但今后会同时带给种粮户和收割机厂家收益。

阅读次数:
 

上一篇:请读者仅作参考
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

 

最新文章

相关文章